南京市文物局和市规划局去年共同组织了明故宫遗址公园概念性规划设计方案国际竞赛。胜出的设计单位前不久提出,“在条件允许和资料全面的基础上,可以考虑进行午门、东华门、西安门等重点坐标点的保护性修建”。而不少网民对于明故宫遗址公园重建则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有造‘假文物’的风气,在明故宫这么重要的遗迹上搞修建,南京千万不能急功近利、仓促下手,随便浪费纳税人的钱。此前,耗资7亿元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已是前车之鉴。”(江南时报7月8日)那么,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中,应当如何看待遗址的历史文化价值?如何依照法律保护好文物的真实性?

距今已有600年历史的南京明故宫,系由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创建、其子朱棣扩建,整个建设过程逾时20年,是中世纪世界上最大的宫殿,被称为“世界第一宫殿”。

□金陵晚报首席记者于峰日前,国家文物局官网上贴出《关于明故宫遗址核心区环境整治及重点遗迹标识展示工程立项的批复》,这意味着明故宫遗址核心区一期保护展示工程即将立…

 理念:

明故宫原占地面积超过100多公顷,部分遗址(位于南京市中山东路南北两侧)至今仍可见,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南京市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如今,在明故宫皇宫遗址西南角40万平方米的地块上,一个总投资额达200亿元的商业地产项目——中航科技城,正在开工,处于火热建设中。

□金陵晚报首席记者于峰

 留下沧桑遗址的残缺之美

蹊跷的是,至少在9年前,南京市文物部门就在该地块内发现了明代皇宫西墙的墙基,却从未向社会公开过这项重要的考古发现,也未将其公布为文物。

日前,国家文物局官网上贴出《关于明故宫遗址核心区环境整治及重点遗迹标识展示工程立项的批复》,这意味着明故宫遗址核心区一期保护展示工程即将立项,并全面展开。记者了解到,将来明故宫遗址有望建成考古遗址公园。多种展示方式,将使600年后的南京人对这座南京史上规模最宏大的皇宫,有全面深入的了解。

 明代初年的南京宫殿曾极尽辉煌,是北京宫殿营造的范本。《明实录》载永乐十八年(1420年)“营建北京,凡庙社、郊祀、坛场、宫殿、门阙,规制悉如南京”。明代迁都北京后,明故宫即逐渐残破,至南明福王南京登基时,皇宫殿宇已大半坍毁。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玄烨南巡至江宁,见到残败的明故宫遗址大为感慨,作《过金陵论》一文:“道出故宫,荆榛满目,昔者凤阙之巍峨,今则颓垣残壁矣……顷过其城市,闾阎巷陌未改旧观,而宫阙无一存者,睹此兴怀,能不有吴宫花草、晋代衣冠之叹耶!”

反倒是中航科技城在其官方网站中突出强调了这一点。这家房地产公司在其文案中写道,该项目是“皇城内的风水宝地”,“地处明皇城内的中航科技城,在岁月中,且行且歌”。

多项保护工程将立项

 清咸丰同治以来的近代中国,内忧外患,国力衰落,多少千年文物毁于战火。特别是在1860年前后,在北京,英法联军焚毁了圆明园等三山五园;在南京,明故宫、明孝陵、报恩寺塔等大量古迹毁于太平天国内战。明故宫的遗址,同圆明园遗址一样,是19世纪中叶中国内忧外患的历史见证,起着警醒国人的作用。如此看来,明故宫的意象在中国文化中早已定格为沧桑之感与兴亡之叹。

200亿商业开发项目位于南京故宫遗址之上

这份下发给江苏省文物局的批复中提到,国家文物局原则同意明故宫遗址御道街景观标识、午门广场环境整治、中山东路道路铺装改造、三大殿台基遗迹标识展示等工程立项。国家文物局要求,工程实施中,应贯彻最小干预原则,以现状保护为主,最大程度地保护遗址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固然明故宫遗址是残缺的,但正如断臂的维纳斯,残缺本身也是一种美。如果我们能在明故宫遗址公园建设中通过科学的考古发掘,就可以让人们既能抚摸到规模巨大的台基柱础,又能仰望高大的午门、西安门、东华门,从而想象出昔日明故宫的壮丽,生发出“西风残照、汉家陵阙”那般博大而悠远的思古幽情。

南京明故宫坐北向南,大体范围为:东至今中山门,西至西安门,北至后宰门,南至瑞金路,有门四座——南为午门,东为东华门,西为西华门,北为玄武门。

同时,将由专业考古研究单位在明故宫遗址上补充开展必要的考古工作,明确遗址的布局特征、营造方式及遗迹保存情况。三大殿台基遗迹及两宫生活区的环境整治及标识展示工程,则应注意控制总体景观环境,突出遗址氛围,恰当体现遗址的核心价值。

 反之,如果以类似“防渗”等各种名目进行复建,搞所谓“加顶保护”、“保护性修建”之类的“穿衣戴帽”,在遗址上打造“21世纪版”新建筑,消灭的是历史的沧桑之感、艺术的残缺之美,剥夺的是后人在遗址之上与前人进行穿越时空的对话的权利。

入午门为奉天门,内为正殿奉天殿,殿前左右为文楼、武楼。后为华盖殿,谨身殿。内廷有乾清宫和坤宁宫,以及东西六宫。

标识系统还原明故宫全貌

 因此,我们谈遗址保护,首先需要在理念上清楚——要保护的是历史上作为皇家宫殿的明故宫,还是现在的文物遗址?明故宫遗址本身就承载着真实的历史信息,明故宫被毁的历史是无法篡改的,昔日辉煌也是不可能重现的。遗址公园的核心功能是遗址保护,维护历史真实性就应作为保护的第一要务。为此,应当分清楚“遗址保护”与“建筑复建”之间的不同性质,不能借保护遗址之名行“复建造假”之实。

中航科技城的商业开发项目就位于西安门以南,纵向联通瑞金路和中山东路,横向打通解放路与龙蟠中路。从地图上看,此处应就在明故宫遗址保护范围内,也是地下文物的埋藏区。

据记者了解,早在2012年,由东南大学教授陈薇领衔设计的《南京明故宫遗址保护总体规划(2012-2032)》就已经提交到江苏省文物局,此后上报给国家文物局。

 在圆明园复建风波中,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的观点值得参考。谢辰生曾在《人民日报》中指出,“这个由无数能工巧匠用百年时间建设起来的圆明园,代表着中国的建筑、园林艺术的高峰,旧日的盛景我们已经无法想象,所谓复建完全是一纸空谈,‘照虎画猫’尚且不能,何况‘照虎画虎’?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遗址静静躺在那里,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圆明园的真实面貌。”这一观点,对于其他地方的遗址公园保护同样具有很大的参考意义。

另据南京市文物局2007年科研课题成果《南京明故宫》一书中“明代宫城和皇城复原图”,中航科技城地块就位于明故宫皇宫的西南角,被标记为“内宫诸监”,即宦官组织所在地。

据报道,这个保护规划时间跨度为20年,按照时间顺序,大致要点为明故宫中轴线中心区的完整保护与展示,即御道街的景观改造、两个遗址公园的本体展示和环境改造;三大殿遗址考古保护棚;复建宫城东北角楼;乾清宫、省躬殿、坤宁宫、社稷庙、太庙的考古展示;西安门、东安门、东华门、西华门等遗址公园的完整与建设等。

 法律:

9月4日,记者在中航科技城的工地现场看到,四周已经被宣传幕布围挡住。幕布上处处可见其宣传广告词——“龙脉豪宅的南京风范”,“皇家地脉、城市中心、贵胄府邸”。

同时,文物部门还将在明故宫遗址上树立标识系统,也就是结合地面遗存和考古发现,来标记明故宫内各大殿、大殿、水系、道路的布局。这样,不用复建被毁建筑,就能大致上勾勒处于明代初年皇宫的总体面貌,让人们有全面直观的印象。

 文物遗址不得进行原址重建

围板内,就在城墙遗址的延长线上,中航科技大厦两幢100多米高的大楼已经封顶。

午门不会“戴帽子”

 从法律上看,“明故宫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遗址,就是“全部毁坏”的不可移动文物。《文物保护法》规定,“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因特殊情况需要在原址重建的需报国务院批准。显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与原址重建的“特殊需要”并无关系,没有必要改变文物原状。正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观点,“考古遗址公园不是建筑师竞技的舞台,这里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遗址。”

位于西安门附近的工地上,不少黄色的琉璃瓦、带着铭文的明城砖和青花瓷碎片混杂在一起。现场有一个长约100米、宽度在5米左右、砌得很整齐的青砖淹没在水沟中,青石上的浅浮雕与西安门须弥座上的浮雕非常相似。

600多年来,明故宫遭受过多次严重破坏,民国时在其原址上甚至建起了飞机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钟山宾馆以及原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等建筑均为民国建筑。在将来明故宫遗址核心区的环境整治中,这些已经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民国建筑会不会“搬迁”?相关专家告诉记者,《南京明故宫遗址保护总体规划(2012-2032)》明确指出,这些民国建筑不受影响,将原址保护。

 历史也没有给“复建”留下确凿的历史依据。明故宫的木构建筑早在现代建筑学建立之前就被焚毁,没有留下任何测绘和图片资料。即使根据北京故宫来“复建”南京故宫,也只能是一种想象和推测,而非原貌本身。尚且留有《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和“样式雷烫样”等大量史料的圆明园遗址,其复建都要慎之又慎,何况其他呢?

中航科技城的官网如此描述该开发项目:占地40万平方米,预计总投资200亿元,分为缤纷商业、中央商务、高级居住、创意办公、中心休闲五大主题,“旨在打造全国首个以航空科技为内核、引领都市全新生活方式的城中之城”。

此前,还有专家对明故宫午门渗水严重的状况,曾建议“加顶”保护。对此,南京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吴靖表示,这次暂时不会考虑给午门“戴帽子”,因为午门是目前明故宫最主要的地表建筑遗存,总体上保存完整。将来要尽量保持这座建筑的原貌。渗水问题可以通过别的技术手段加以解决。

 雅典、罗马等许多世界名城,已经有了保护遗址真实性和完整性的国际经验。从技术上展示遗址,并没有任何不可逾越的困难可言;问题的焦点是能否遵从遗址保护的“真实性”、“最小干预”等国内外通行准则。

据南京中航工业科技城发展有限公司推广主任董晗介绍,该公司于2009年成立,2013年拿下了金城集团的工业用地,并进行了土地性质变更,用于集商业、研发、居住等为一体的项目开发。

据史料记载,南京明故宫是填燕雀湖而建成的,工程从1366年9月开始,到第二年宫城基本竣工,洪武十年皇城大致上建成。1368年正月初四,朱元璋在这里即位,建立大明王朝。

 著名的《威尼斯宪章》指出“修复过程是一个高度专业性的工作,其目的旨在保存和展示古迹的美学与历史价值,并以尊重原始材料和确凿文献为依据。一旦出现臆测,必须立即予以停止”。2000年国家文物局通过的《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规定,“已不存在的建筑不应重建”,“凡是没有重大危险的部分,除日常保养以外不应进行更多的干预”,“文物古迹的审美价值主要表现为它的历史真实性,不允许为了追求完整、华丽而改变文物原状”。

2012年8月4日,南京市规划局公示了“南京老城白下区Mca030-20地块(中航工业科技城)控制性详细规划调整”公众意见征询,上面显示,该地块位于中山东路518号,为金城集团厂址。

明永乐十九年,明成祖朱棣迁都,南京皇宫不再是皇帝居住的深宫大内,但依然是平民不能涉足的禁地。1644年,明朝灭亡,福王朱由崧在明故宫登基,建立南明。如此算来,一共有明太祖朱元璋、明建文帝朱允炆、明成祖朱棣、明弘光帝朱由崧四位皇帝在明故宫生活过。

 如果在遗址上兴师动众重建已经失去的建筑,并无益于人们对历史的真实认知,也和中国的文保法律体系相冲突。这已经有过不少令人遗憾的教训。为此,2005年下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要求:实施保护工程必须确保文物的真实性,坚决禁止借保护文物之名行造假古董之实。要对文物“复建”进行严格限制,把有限的人力、物力切实用到对重要文物、特别是重大濒危文物的保护项目上。

公示内容称,该地块处于南京老城,北临西安门遗址、东近明故宫历史城区,其“特殊历史环境”、“现状资源特征”,都决定此次规划调整“应格外慎重”。

清代,明故宫成为八旗驻防城,又称“满城”,逐渐遭到破坏。太平天国时期,大肆拆毁明故宫殿宇,使其遭到前所未有的浩劫,到民国年间,明故宫的地表建筑已经所剩无几。

 考古遗址公园是近年来中国大遗址保护工作的创新,突出了让全体市民共享文化遗产的魅力。南京有关部门投入一笔巨额专项资金用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体现政FU对文化遗产保护的高度重视,是千载难逢的佳举。要让这件好事办好,笔者有两方面的建议,一是在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理念上,应当是以加强遗址保护和展示为前提,将真实的遗址融入城市空间体系,让全体市民都能近距离地了解遗址、欣赏遗址,实现遗址的社会价值。其次,要让遗址公园真正造福于民,很有必要通过公示等各种形式,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全面征求社会各界意见,让保护规划进一步完善。相信在科学理念和依法保护的前提下,南京的考古遗址公园一定能让我们的城市更美好。

公示指出,因为离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西安门遗址较近,新建大楼被限高,最低处为12米,远处才可以盖高楼。

明代初年的明故宫气势雄伟,布局对称,共分为内外两重,分别是里面的宫城和外面的皇城,合称“皇宫”。据记载,朱棣迁都北京所兴建的北京皇宫,很大程度上就是以南京皇宫为蓝本的。于峰

 (作者系南京大学政FU管理学院教师)

不过,记者日前在现场看到,中航科技城项目有一个高240米的建筑就在皇宫西南角处。

四位皇帝在明故宫生活过

   来源: 东方早报 姚远

令人遗憾的是,中航科技城项目,地处南京市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内。但南京规划部门的这份公示,却只字未提如何保护明代皇宫遗址,也未提及若在考古和施工中有重大发现又该如何处置。

如今的明故宫遗址上,留存的地表建筑还有多少呢?记者实地探访采访专家后得知,明故宫目前的建筑遗存不到十处。

9年四次考古,确定是皇城西墙遗址

午门位于午朝门公园内,是明故宫宫城的正门,主体城台保存较好,高12米,东西长80米。南北宽28米,正中有三孔门洞。台上门楼已毁,现存柱础89个。

南京明故宫分为宫城和皇城两重。西安门正是皇城的西门。

内五龙桥位于午门北,中间一桥正对午门,两侧石栏杆已缺失。

站在西安门可以发现,于2013年开发的中航科技城的商业项目正好就位于西安门正南方的延长线上,也是南京文物部门考古的范围,极有可能是皇城的西墙。

外五龙桥位于御道街与瑞金路路口北侧,左右四桥为明代原物,中间一桥因拓宽快车道已经改造过。桥栏杆并非旧物。

据南京市博物馆负责该地块考古发掘的负责人介绍,从2014年开始,文物部门也已经对这一片区进行了考古勘探,有不少重要的收获。除皇宫西墙外,该地块的考古还发现了涵洞、古井等遗迹。但目前对于该地块的考古报告尚未完成。

奉天门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均剩下若干柱础,但台基的大致轮廓尚可辨认。

事实上,对这一片区的考古发掘并非是从2014年开始的。

西华门明故宫宫城西门,1999年发掘清理,由三座门道和四座基座组成,主体建筑无存。

早在2006年金城科技大厦项目开工前,南京当地文物部门就对这一地块进行了考古勘探。参与此次考古作业的现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研究员王志高告诉,他们当时在工地发现了皇城城垣遗迹,“两点成一线”,由此确定了明故宫的皇城西边城墙的方向和位置。

东华门明故宫宫城东门,城台保存较为完整,三孔门洞完整,台上楼阁无存,柱础保存较好。

“2006年2月到5月,在靠近西安门东南侧大约两百米都不到的地方,发现了皇城西墙城墙地下的基址,由此确定了皇城西墙的位置,包括皇城西墙的结构。”王志高说,这处是一个线性遗址,距离很长。

西安门明故宫皇城西门。保存较为完好,三孔门洞完整,已经辟建为遗址公园。

据专家介绍,9年前,政府部门或普通民众对文化遗产的关注度都没有今天高,所以“当时也没有保护下来”。

玄津桥西安门外横跨杨吴城壕的三孔石桥,保存完好。

此后,当地文物主管部门对这一地块又进行了3次考古勘探。然而,这4次考古报告从未公布过。

另外,午朝门公园内保存有大量明故宫的石柱础、螭首、建筑构件、石狮、石壁等精美的石刻艺术品。明故宫范围内,南航等单位内还留有建筑柱础。

南京市文广新局文管处副主任丁波对表示,根据相关规定,有些考古报告可以公示,“有些不可以”。

近年来,南京的考古工作者已经从地下,找到了明故宫太庙、文华殿、西宫、武英殿、羽林卫等皇宫建筑和附属机构的建筑遗址。于峰

记者查阅相关规定发现,根据我国《行政许可法》和《信息公开条例》之规定,政府部门的行政许可和涉及公众利益的行政行为,都应该向社会公开,但中航科技城地块考古发掘“秘而不宣”的状态已经持续了至少9年。

地标建筑留下来的不到十处

根据中航科技城项目的示意图,该地块全部用于开发,已发现的皇宫西墙遗址位于甲级写字楼群和五星级酒店群的范围内,恰恰是建筑最高、开发力度最大的区域。

昨天下午,记者对明故宫现存的地表建筑遗迹进行了全面寻访,发现部分遗存的文字说明还不够完善,很多游客甚至市民对眼前明故宫建筑的历史不了解。

根据2010年《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要保护明故宫历史城区内的皇城和宫城格局、护城河水系以及坛庙、衙署等遗址。明宫城遗址及周边一百米范围内,不得从事新的建设。显然,目前中航科技城地块的建设,已与该条例规定产生了冲突。

在西华门遗址公园、东华门遗址公园、西安门遗址公园,虽然有西华门、东华门、西安门的地名标记,但没有文字标牌详细介绍这三座皇宫城门的总体情况和历史演变。东华门景观石上更是将明建文皇帝朱允炆的名字错写成“朱允汶”。

2011年10月24日,国家文物局在回复江苏省文物局《关于对明故宫遗址部分区域进行考古勘探的请示》中称,原则同意该局所报南京明故宫遗址考古工作方案,并指出,应系统梳理历史文献和以往考古工作成果,进一步细化工作方案,“对明故宫皇城遗址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古勘探、调查和测绘,明确遗址范围和重要遗迹的分布情况”,科学评估各类遗迹的价值和保存状况。

在外五龙桥,周围也没有介绍这组明代古桥的文字标牌,记者和路过的两名附近大学研究生聊天,他们并不知道天天要经过的这组石桥,竟是明代皇宫文物。在午朝门公园,内五龙桥附近同样也没有标志牌注明桥名。

国家文物局还要求,对明故宫遗址核心区域的考古发掘,应根据地下遗存的特点,结合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保护展示的需要,科学制定工作方案,不宜在遗址核心区中轴线区域采取长探沟发掘的方式。

经常到午朝门公园锻炼身体的市民赵大爷说,相关文字介绍实在是太少了,不要说外地游客,就是本地市民也搞不清这些城门当年的用途,有这样的历史价值,“明故宫就这么几处文物了,将来进行环境整治,最好多加一点说明,扩大宣传。”于峰

针对南京文物部门至今仍未公开过该地块的考古发现和保护方案,南京师范大学王志高研究员表示,文物部门有责任和义务及时向社会公布一些重要的考古发现,这是文物部门的责任和义务。

明故宫遗存文字标记太简略

“遗址面临着消失殆尽的危险,令人痛心”

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曾主持《文物法》起草的老专家谢辰生先生对表示,自己参与过《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审议,明故宫皇城格局受重点保护,现在地块全部开发,置遗址保护于何处?

“几十年前建厂盖房、地基较浅,对地下遗址不会造成太大破坏。但现在搞建设,桩基动辄打几十米,还要搞地下室和停车场,地下遗迹将荡然无存。”谢辰生老先生激动地说:“我们等了几十年才等到一个保护皇宫遗址的机会,可现在,它的遗址却面临着消失殆尽的危险,实在令人痛心!”

谢辰生老先生说,南京市当初应该采取土地置换的办法,用其他地块补偿企业,把这块地收归国有,做成遗址公园,“这才是最优选择”。“我们的城市不缺高楼大厦和GDP,但是缺乏对历史和文化的敬畏。”他说。

现在“两难”的形势已经形成:一方面,历史遗址理应得到妥善保护,另一方面,地产商200亿的开发项目已经启动。

谢辰生老先生对说:“这是当年不依法决策的恶果。地下文物重点保护区怎么能整体开发呢?文物部门不公开考古发现,就更不对。当务之急是公开考古发现,请专家和公众参与讨论,争取在遗产保护和商业开发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

长期关注南京本土文化的南京知名作家薛冰告诉记者,中航科技城地块不仅是明代皇宫的一部分,还是清代满族人聚居的八旗驻防城,清廷在此设立将军衙门和都统衙门,必然会留下大量建筑遗迹。

薛冰认为,并非涉及地下文物,一砖一瓦都不能动,否则,南京这种六朝古都、古董铺子式的城市就没法搞建设。但是,“城市不能野蛮生长,涉及重要的文化遗产,像明故宫这种重要的文化根脉,需要慎之又慎,充分论证,而不是大干快上。”

薛冰说,明故宫西城墙的一段已被中航科技大厦压在楼下,那么剩下的部分如何原址保护?这是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

南京中航工业科技城发展有限公司推广主任董晗告诉记者,今年年初,该地块的考古工作已经结束,但目前文物部门尚未给出保护方案,因此该项目一直处于搁浅状态。

南京市规划局城中分局局长吕晓宁对此表示,目前规划部门尚未给建设部门发建设许可证,目前的控详图是一个粗线条的东西,具体的建设方案将根据最后的文物报告及保护方案,来确定最后的规划方案。

城市需要建设,文化遗产也需要保护,如何实现二者的平衡,是城市管理者,尤其是南京这样的历史文化名城管理者必须面对的课题。